陕西11选5|11选5复式计算器

青島期貨公司,青島股指期貨,青島期貨開戶,中國國際期貨有限公司山東分公司

今天是 歡迎訪問中國國際期貨有限公司山東分公司官方網站!
您當前位置: 投資寶典

顛覆交易體系的文章:當交易策略遇上哲學會發生什么?

時間:2018-11-25 11:28:47   人氣:0

  

  本文摘自上海謙象資產管理有限公司CEO許哲先生的演講


  關于期權我們講一個小故事,泰勒斯他是古希臘第一個哲學家,被稱為“哲學之父”,也是人類有歷史記載以來第一個期權交易者,期權交易并不是現代人多高深的一個金融衍生品發明,事實上在古希臘就有了。


  泰勒斯他出生在一個希臘商邦,那個地方是非常重商主義的,他們都不太喜歡哲學家,大家喜歡做生意的人,當初很流行一個觀點,有能力的人經商賺錢,沒本事的人去研究哲學,這個話很惡毒了,實戰派交易員看不大起經濟學金融教授,差不多意思,褲兜里有錢了,看不起哲學家。他們到處在說泰勒斯這個年輕人,別人都說他聰明,所以有錢,你看我比他有錢,證明我比他聰明。


  說了很久之后,泰勒斯不太高興了,他一開始一笑了之,聽了太多之后決定給他們展示一下哲學家如果要賺錢的話會怎么樣。于是他做了一筆交易,他購買了來年所有橄欖油壓榨機的使用權,大家注意,他沒有購買未來那一年所有的橄欖油壓榨機,如果他買的是明年所有的橄欖油壓榨機,這就是一筆期貨交易,未來的貨物是一筆期貨交易。他買的是來年所有橄欖油壓榨機的使用權,這就是一筆期權交易,成本會低很多,如果你購買的是明年所有橄欖油壓榨機,你要準備一大筆資金。


  而且如果明年橄欖油不豐收,你就要處理這么多的機器,這其實是一個很重的資產,但是他買的只是來年的使用權,它是一筆期權交易,如果來年橄欖油不豐收,這個權利他是可以放棄的,所以這是一筆非常輕的資產。因為泰勒斯有一些天文學的知識,他預測到明年橄欖大概是豐收的,果然豐收了,所有的人都求著把橄欖油壓榨機的使用權給他,泰勒斯一舉就成為全希臘最富有的人,于是他就跑過去研究哲學了。他只留下一個傳說——就是如果哲學家要掙錢,就沒商人什么事了。


  所以說期權的性質很重要,有限的風險,無限的收益可能,加上信息的一些投機優勢,你事實上做的是一筆絕佳的投機,這要比期貨投資高明很多。因為期權的最大損失在一開始就被固定下來了,所以你不用擔心價格的來回抽動,只要你確實有一定勝率的話,這就符合《孫子兵法》說的“故善戰者,立于不敗之地”,所以你不會有爆倉、割倉這樣的事情,你的投入一開始就固定下來了,所以你是立于不敗之地的。


  股市剛出來的時候大家知道,如果你買股票價格下跌可能會虧損,后來融資融券出來了,意味著股票上漲你也可能虧損。上周50ETF期權出來了,股票價格不動也可能虧錢,反正散戶虧錢是逃不掉的,上漲你要虧,下跌你要虧,不動也可能會虧,因為期權有個時間價值。除了做多跟做空之外,其實還有兩種交易方法,大家可能不太熟悉,因為作為期貨的交易者比較熟悉的就是做多和做空。如果你同時買入看漲期權、看跌期權,價格不動你就虧錢了,價格不動也會虧指的就是這個意思,你兩筆期權都扔掉,如果價格大漲的話,看漲期權就可以行權,如果價格跌了,看跌期權就可以行權。


  它意味著我們可能不了解價格到底是上漲還是下跌,我們只要判定美國農業大豐收了,價格會有大的波動,只要動了我就掙錢。因為你同時買了看漲和看跌期權,你的交易對手事實上同時賣出了看漲和看跌期權,一般意義上你的交易對手就是期權做市商,因為期權是做市商制度。它的交易跟你就是相反的,價格一旦不怎么動他就掙錢了,因為你輸了就是他掙了,價值如果動的厲害他就虧錢了。所以有了期權之后就有了四種交易:做多交易、做空交易、做多波動率交易、做空波動率交易。如果你們嫌自己做期權交易麻煩,有現成的波動率期貨合約,它的實現原理事實上就是期權。


  國內大家比較關心的是黃金,我知道黃金做的人多,特別是江浙一帶,這個合約叫黃金波動率交易。什么意思呢?黃金大漲的時候這玩意(圖4)就大漲,黃金大跌的時候這玩意還是大漲,黃金橫盤不動的時候這個東西跌了,事實上就是做多波動率交易的意思。黃金趨勢突破類的策略大家知道,就是賭它往一個地方動,你可以通過做空黃金波動和期貨來進行對沖,如果你是做逢低做多、逢高做空那種區間振蕩類策略的話,你可以配合做多黃金波動率期貨來進行對沖。


  盈透證券是全世界期權交易費用最低,芝商所是流動性最好的平臺。對國內交易者比較友好的是芝商所現在推了一個新的黃金合約,黃金以前是以盎司計的,盎司是金衡盎司,金衡盎司相當于38.25。你做國內跟國外的套利也好、對沖互保也好,你要進行盎司跟千克之間的換算,因為國內是克,還要做蒲式耳跟千克跟噸之間的換算,很麻煩。CME最近推出了一個以千克作為單位的黃金占比,這對國內無論是套保,對沖,還是對套利者來說都是比較友好的,大家再也不用算了,它那個合約直接以千克計算的。


  我講一下自己的交易經歷,我不是學金融出身的,學的是偏數學計算機,當初聽了一個很害人的故事,這個故事害了無數代人。


  這個人叫愛德華•索普,他很有名,他當初是一個數學家,但是他從10歲開始就沉迷于賭博,但是他很聰明,最后獲得數學的正教授,非常了不起,但是他做了正教授之后也沒有好好研究數學,他還在研究賭博,他就研究各種各樣的賭博游戲當中可能存在的勝算,發現大部分的賭博游戲的勝率大概在48%到49%之間。


  為什么呢?因為如果賭博的勝率超過50%,按照大數定律就是賭場了,賭場肯定不會讓你贏錢的,賭場肯定讓你輸錢的。如果你的勝率太低的話,低到45%以下這個游戲就玩不下去了,所以好的賭場游戲一定是勝率控制在48%到49%之間,我要讓你老覺得有希望,但時間越長你永遠會輸。


  最后他分析了幾乎所有世界上存在的賭場的問題,受另外一位數學家的影響。“蒙特卡羅”這個詞現在在金融界很出名,意味著所有的方法全都試一遍,它原來是一個賭場的名字。之前有一位數學家在蒙特卡羅統計了所有輪盤出現數字的概率,最后他發現整個蒙特卡羅有8個輪盤數字出現的概率并不均等,這是很不正常的,因為那個時候的輪盤主要還是手工木匠做的,木匠手工沒有保證非常精確。他在整個蒙特卡羅發現有8個輪盤的概率分布是有問題的,他就雇了8個人在這個有問題的輪盤上持續下注,一夜之間就賺了100多萬美金,那時候100多萬美金可能相當于現在10億美金左右,最后他就被蒙特卡羅驅逐了。


  索普對這件事情特別感興趣,他就開始研究現代賭場的問題。現代賭場的俄羅斯轉盤已經精確到數字工業化了,但他發現在規則上面有個問題,他最后發現有一個叫 21點的游戲事實上有一個高勝率的賭法,也就是說我們記牌的話,我們可以在一定的時間會發現勝率可以提高到將近56%,他就可以戰勝賭場了。


  他發現了這個方法之后,他把整個算法跟思想寫成了數學論文,數學論文叫《21點必勝法》,你們想象一篇數學論文標題竟然是《21點必勝法》,然后還提交美國數學家協會。但整個算法出來之后它還有一個致命的漏洞,盡管我們有超過50%的勝率,但我們仍然沒有保證自己笑傲賭場,為什么?如果你運氣差,你連輸的話,你沒有等到大數定律發揮作用,你的賭資就耗盡了,怎么辦?比如說我現在手上有100萬美金,我每次下注20萬美金,我的勝率是56%,但我運氣不好連續5次錯了怎么辦?


  事實上還沒有等到大數定律發揮作用,就賠光了,我就下賭桌了,你就沒有辦法繼續下注了,這和期貨的道理是一樣的。盡管我們有個交易系統勝率在60%有很高了,但如果你連挫的話,可能就爆倉了,可能沒到爆倉你自己心態就受不了了。事實上它沒有辦法解決即使在高勝率的情況下,我也沒有解決賭資的分配問題,除非你擁有無限的賭本,你每次下注的數量都一樣多,10天幾千幾萬次,等于大數定律發揮作用你能掙錢,但事實上沒有人擁有無限的賭,所以它這個問題就遇到了瓶頸。


  遇到了瓶頸怎么辦?找大神啊,數學界的大神你們學理工科的人應該都認識——香農,那個時候是神一般的存在,我們學計算機的人對他很佩服。索普拿著《21點必勝法》的數學論文找到香農說,怎么解決這個賭資分配問題。香農作為數學界的泰斗,看到了如此荒誕的年輕數學家拿著《21點必勝法》的數學論文之后,思考了半天然后把門關起來,他們一起花了1個月的時間研究賭博問題。


  香農大概花了幾個禮拜的時間也沒有解決這個賭資分配的問題,后來非常意外的是香農管理的一個實驗室叫“貝爾實驗室”,里面有一位非常年輕的實驗研究員,名字叫凱利,他也在研究一個不太正經的問題,如果我們有內幕消息知道今天大聯盟賭球的內幕,但是內幕準確率有限,我們怎么樣買體育彩票可以發財,數學家跟我們想象的不太一樣,凱利他研究出來了一個辦法。


  他最后總結,如果我們在一個賭局里面知道賭勝和賭輸的賠率是B,并且我們知道我們的勝率是P,Q是我們的敗率,就是E減P,那我們每次應該下的賭本應該是F,它是一個比例,按照凱利公式在數學上可以嚴格證明你的資金將永遠不可能耗盡,并且你資本的增長速度永遠是最快的。


  我曾經用蒙特卡羅列辦法去試驗過這個凱利公式,最后使用了市面上所有公開的資金分配辦法,在實踐到第1000次之后,凱利公式的下注方法或者說資金分配方法,均將幾倍于其他任何的下注方法,并且凱利公式本身可以決定你的資金永遠不會耗盡,這在數學上是可以嚴格證明的,你們有興趣,我就證明給你們看,前提是大家會不會微分。索普和香農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后非常高興,沒有告訴凱利。


  香農畢竟是數學泰斗,不太好親自參加,索普就關在家里訓練自己快速地心算凱利公式,這個公式其實也挺簡單,他訓練了一個禮拜之后,他發現自己心算凱利公式非常快,到晚上就去拉斯維加斯了。當夜贏了幾百萬美元,第二天他再試又贏了幾百萬美元,第三天他換個賭場再試又贏了幾百萬美元,他發現這個游戲結束了,所以他寫了書叫《戰勝莊家》,當年成為北美最暢銷的一本書。這本書詳細介紹了如何利用漏洞可以把賭場里面的資金搬回家,這本書非常非常暢銷,以至于后來他被黑社會盯上了,因為賭場有黑道背景,被人下毒、暗殺的事件太多了,他覺得沒必要。


  后來他寫了這本書,宣布自己在數學上破解了賭場之后,他就在想有哪個地方的賭場是可以讓我一直玩下去呢,華爾街,然后他就去了華爾街。到華爾街之后他又開始研究華爾街的漏洞,最后他發現可轉債套利是一個高勝率的做法,下注還是用凱利公式,他就組建了一個對沖資金,專做凱利公式化的可轉債套利,當年他的對沖資金業績就成為華爾街最好的,他之后又寫了本書叫《戰勝市場》,這本書當年又成為北美最暢銷的一本書。


  他在數學上破解了賭場,又在數學上破解了金融,他覺得這事差不多了,他就又回去研究數學了。我曾經一度以為,一個正預期的系統,就是高勝率加上凱利公式有無窮無盡的利潤,當年我也試過。但這其實背后有個重大問題。


  跟大家一樣,在剛接觸投機的時候我接觸了很多神一般的系統,什么波浪理論、加恩、威廉姆斯等,因為我對它比較好奇,重新自己學了一下混沌數學,得出的結論是混沌交易系統跟混沌數學沒有一毛錢關系,神一般的技術分析有很多。我自己系統認真地學習了一下哲學,我發現有一個概念大家一定要有就是可證偽性,我剛才看一個很著名的東西叫“卡爾薩根車庫里的龍”,這個是在哲學史上很著名的一個例子。


  卡爾•薩根宣布,現在我家的車庫里面有一條會噴火的飛龍,你信不信?我肯定不信,我們就說那打開車庫大門給我們瞧瞧,我還沒看見過龍,好想看一看。非常遺憾,這條龍是隱性的,就算打開大門你也看不到,然后他又補充說,事實上這條龍只有我看得到。這個故事大家已經很熟悉了,你不是說它會噴火嗎?不好意思,噴火是冷的,所以你讓它噴火的話,你還是感受不到,雖然如此我這條龍真的存在,隱身的。我往車庫里面噴漆,這條龍都現身了,對嗎?他說,不好意思,非常抱歉,我這條龍是不沾油漆的,所以你還是看不見它,他還補充了一句,不過相信我,它真的存在。大家做投機的應該很熟悉。


  最狠的是羅素,他把這種不可證偽的理論用一個比喻批判得淋漓盡致,他說如果我說在火星跟地球軌道飛著一只瓷質茶壺,它不是銅,它不是硒,它是瓷的,因為茶壺的體積實在太小,最強大的望遠鏡也觀察不到它,所以沒有人可以否認我的主張,沒有人能夠否認我。它太小了,看不見,你不能說它不存在,對吧?你要讓我證明它的存在,不好意思,沒辦法,你要否認我也是沒有辦法的。這跟市場上那些神理論是一樣的,它沒有辦法證明它的有效性,你說它錯我也沒辦法證明,這些理論通通稱為“不可證偽的理論”。我的觀點就是不可證偽的理論全都是耍流氓,沒有任何意義,雖然它看上去很厲害,這跟拉爾•薩根的龍其實是一個意思。


  市面上有很多這樣的東西,暗含黃金12宮的變化,走勢是天人合一的外在表現,信的人很多,天地大道循環往復的表現,然后就扯一堆古籍出來。不巧的是我研究過古籍,通常說法都是毫無道理,所以不可證明的理論全部都是耍流氓。在吃過很多暗虧之后,我有仔細去研究過他們這些理論的技術,基本上都是扯淡的,更不要說他從理論出來的那些具體的操作方法。


  我后來就被他們激怒了,市場上有沒有可證偽的技術分析手段呢?有的,我學計算機的處理信息還是可以的,我就把所有可供統計的據有可證偽性的技術指標全部考慮在內,那個時候我瘋狂地搜索所有的技術分析指標,但凡看見的都把它摳下來。然后就用可證偽性去判別它,它這個東西是純粹說說的,還是真的可以證明是對是錯的,如果可以證明是對是錯的,我一個都不放過,都放到數據里面去。寫了很久很久時間的程序,然后把它所有的基礎指標方法全都進行了一個回測和驗證,我獲得了短暫的好成績。


  把所有可供證偽的基礎分析體系全部進行數學規劃,數學規劃什么意思呢?比如說我手上有若干資源,要怎么把它利用到最大化,其實沒學過數學就憑經驗自己操作,其實在運籌學上已經是有定論的,通過一系列運籌學的數學規劃公式,我可以把手上的資源達到效率的最大化,我就把所有可用的在歷史上表現至少超過50%的技術分析,前都進行了運籌學上的規劃,我得出了這么一個系統。我能找到的還算靠譜的歷史價格我全把它進行了回測,你們也不用把它跟市面上的任何交易系統進行對比,因為如果回測的話沒有人可以比它做得好,就像利用凱利公式,沒有任何一個資金分配方案可以超過凱利公式一樣,運籌學里面的線性規劃是可以在數學上嚴格證明最好的一種資源分配方式。


  對于這類資金我們有個術語叫“單調上漲”,它很單調,當初我用這個東西做出來的型就是這樣的。這個表格的變化主要在于它的上限一直在被突破,就是把市面上所有的可證偽的技術指標進行信息規劃。按照資金的規模,我沒有使用凱利公司這個系統,為什么?因為我回測的時候使用凱利公式的話,資金后來突破了軟件能夠承受的上限。之后實盤運行這個交易系統的時候,雖然還是賺錢了,但出現了歷史上不可能存在的大幅度回撤。這個是該系統不應該出現的情況。我反復反思了這個系統到底出了什么問題?我用了哪些前提假設?


  我在想我利用了一些什么假設,我只假設了一件事情,就是技術指標是有用的,這是我唯一的假設,既然在這個假設之后所有的步驟都沒有出錯,我開始動搖了它最初的信念。我利用了一個神經元網絡的算法,這個算法在理論上可以逼近任意一個函數,什么意思?


  如果某一樣東西是由變量ABCD引起的話,那ABCD的關系怎么存在,我不需要知道實際的方法,我只要把它扔到算法里面去,我就可以獲得函數。如果結果R是 ABCDE任何一個因素引起的,那它的關系,以前科學家做實驗是這樣的,比如說牛頓力學的實驗,我給它一個兩牛頓的力,然后摩擦系數是多少,它能跑多遠,大家來猜這個力跟速度跟質量之間的關系。每個人猜的方法都不一樣,你猜出來的函數大家再去做實驗,再去驗證,當初做科學實驗和科學研究都是這樣,現在不一樣了,你把實驗數據扔進去,網絡自己就可以出來,我就在想技術分析不會徹底沒道理吧,然后就把所有的技術分析數據全都給它,讓它跟未來的價格去神經元網絡里面把關系給我逮出來,也進行了大量艱苦卓越的編程工作。


  結果令人非常震驚,過去的價格對未來沒有任何一絲影響,這個話對于做技術分析的人來說,對當初的我來說是振聾發聵的,你用過去的價格去猜測未來的價格,是所有技術指標的前提下,無論這個技術指標是可證的或是不可證的,它所有的前提、假設、認證幾乎是不言自明的意思,就是告訴你過去的價格對未來沒有指導意義。但是通過神經元網絡的遍歷篩選,我得出的結論是它沒有關系,我的世界觀就崩塌了。


  我就在想一個問題,是技術指標的神奇組合還沒有找到呢,還是歷史經驗歸納本身就天生不足,因為所有的技術指標都是歷史經驗歸納。我把我的假設再一層一層往下推,到底是技術指標本身有問題呢,還是歷史經驗歸納不正確,這就不是數學上的問題,我還是去學習了一段時間的哲學。


  演繹法與歸納法的區別,先簡單地介紹一下,每個人都會死,這是一個真命題,蘇格拉底是人,我們能推出蘇格拉底必然會死,這是什么?這是演繹法。通過事實跟事實獲得事實,這是演繹法。什么叫歸納法呢?盒子里面一共有6個雞蛋,前5個雞蛋都臭掉了,那剩下那個雞蛋也是臭的,這就是歸納法。所有的技術分析利用過去的價格去猜測未來的價格,都是前5個雞蛋是臭的,我猜測后面一個雞蛋是臭的,都是屬于歷史歸納法。


  我們過去看到的所有天鵝都是白色的,我們歸納出來的結論是什么?天鵝就應該是白色的,它暗含了一個什么道理呢?未來我們見到的天鵝也必然是白色的,這一點大家不要嘲笑,因為在發現澳大利亞之前,歐洲人普遍認為天鵝就應該是白色的,黑天鵝什么意思?現在形容極端事件,過去黑天鵝就是嘲笑人的意思,說黑天鵝就是不存在的東西。英語單詞里面黑天鵝之前的含義就是壓根不存在的東西,一直到澳大利亞發現真的有黑顏色的天鵝,全歐洲人的三觀都被刷新了。說明了什么問題呢?演繹法從真命題出發,歸納法從歷史現象出發,它們是根本對立的兩種思維方式。


  再舉一個例子,大家知道感恩節吃火雞,感恩節前的每一天我們都在早上9點鐘喂養火雞,火雞感到很幸福,因為有人愿意一直養它,知道感恩節的那一天,所有的歷史經驗都化為烏有,它被宰了,跟所有的歷史經驗都不一樣。愛德華•約翰•史密斯曾經號稱平安船長,他的年薪過百萬,那時候年薪過百萬是不得了的事情。有些乘客他不看航班,他就看是不是這個船長,是這個船長我就坐,不是這個船長我就不坐,因為這個船長曾經非常厲害,軍艦和軍艦相撞之后他開著被撞的軍艦安全回去了,大家知道其實他就是的泰坦尼克號的船長。


  按照歷史經驗,火雞每天都有人投喂一直到感恩節那一天,船長直到他死那一天,所有的歷史經驗都完蛋了。歸納法依賴于歷史現象的集合,但沒有人能保證未來的現象在過去現象的集合中,這很深刻,大家體會一下,唯一沒有例外的事情就是永遠有例外,例外之所以是例外,就是因為它沒出現過,否則它就不叫例外了。


  最后一句話深深地打敗了我,自從上一個系統崩潰之后,我的三觀徹底崩塌之后,大衛•休謨的這句話讓我三觀再次崩塌了,這次的崩塌更加底層,上一次是在數學層面,這一次是在哲學跟世界觀層面。大衛•休謨說:“運用歸納法的正當性永遠不可能從理性上被證明。”這句話是很可怕的,所有歷史經驗歸納法的正當性永遠是不理性的,你們聽到的任何從經驗上歸納出來的道理,它聽上去再有道理都是不理性的。


  請注意,所有的技術分析都是源于歸納法,既然所有歷史經驗歸納法在理性上永遠不可能被證明,而技術分析又是起源于歸納法,意味著所有的技術分析在理性上都是不理性的,任何一種技術分析都是理性。這是康德的話——“因果率不來自于經驗”,康德因為這句話成為“現代哲學之父”,非常有道理的。因為從康德之前的哲學都比較含糊,康德之后是真正認識了哲學,憑借的就是這一句石破天驚的斷言——“因果率不來自于經驗”,這是違背所有人的常識。


  是概率論本身不靠譜嗎?概率論很靠譜。問題在于過去的頻率不代表未來的概率,頻率跟概率這兩個概念非常容易混淆,盡管我在大學里有接觸過嚴格的數學訓練,知道頻率跟概念不是一件事情,但當學習了神一般的技術分析之后,我仍然不自覺地混淆了頻率與概率。概率在未來是可靠的,比如一個骰子它有6個面,如果它沒灌鉛的話,它出現任何一個數字的概率是1/6,但如果有一樣東西它數字出現的平均分布是1/6的話,并不能意味著它未來也是1/6。因為骰子任何一個數1/6是它的物理結構決定的,這是概率,而后者是我的經驗歸納,它是過去的頻率,頻率跟概念一字之差害死多少人。


  卡爾•波普爾是我最喜歡的一個哲學家,但因為他反對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在教課書上一直是被批評的。他比大衛•休謨還要狠一點,他說歸納法既不能給人們以未來的必然性知識,也不能給人們以未來的或然性知識。什么意思?我們歸納天鵝必然是白色的,但未來可能會出現黑天鵝,這是必然性知識。


  什么是或然性知識呢?如果我看到了天鵝當中有80%的天鵝是白顏色的,那我能不能斷然未來我看到的天鵝當中也有80%是的白天鵝呢,不可能,就叫或然性知識。卡爾•波普爾斷言,歸納法既不能給人們以未來的必然性知識,也不能給人們以未來的或然性知識,卡爾•波普爾也是不出名的,他有個徒弟很出名——喬治•索羅斯。


  羅素說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問題就是蠢人總是很自信,聰明人總是充滿著疑慮,在我很自信的時候是很不喜歡這句話。后來明白到歸納法既不能給人們必然性的知識,也不能給人們或然性的知識之后,你不得不承認人類對世界的認識非常有限。我曾經一度在哲學上現在我還是個懷疑論知,差點陷入到不可知論的深淵中,一旦人的精神信仰在向不可知論靠近的時候,離抑郁癥就不遠了。


  這個紅線是希臘10年期國債的收益率,這個黃線就是Focebook的用戶數量,這兩個數據是沒有任何關系的,對不對?但是它呈現了高相關性,如果按照技術分析,想知道希臘國債的收益率嗎?關注Focebook,我如果不跟你說這個是Focebook,我就跟你說是某個神奇的跟八卦有關的一個東西,我隨便編,你會覺得神指標、神指標。這是美國房地產的指數,這個(圖6)是在AVA兒童出生的數量,也是沒有關系的,對不對?


  但它們的觀點同時出現,我跟你說這個黃色的其實是神指標,下次叫這個名字的小朋友再上升的話,大家趕緊做多房地產有沒有道理,這個就荒唐了。這是紐約發現兇殺案的數量,這個(圖7)是某一座山的形狀,它們有沒有關系?沒有關系,但是它們呈現高相關性,所以英國的相關性和歷史是兩碼事情。這個概念大家當心,當初我是差點在不可知論的邊沿掉下去,大家聽我演講完之后就不會掉入不可知論了。


  那時候我就在想,原來的策略是完全沒道理的,因為它就是把相關性當做了因果,把頻率當做了概率,盡管利用了大量的數學手法和計算機編程,它只是一種高科技迷信,本質上跟電腦算命并沒有區別。電腦剛出來的時候商場里面有算命機,取代算命先生,電腦算命還是有道理的,我把頻率當做概率,把經驗當做因果,盡管我動用了大量高科技的手段,但它只是一種高科技迷信,它背后沒有任何道理。既然做壞了,所以我想要精準的因果,我就去思考匯率的本質是什么,我發現一個事實,WTO零關稅之后匯率成為實際意義上的關稅,我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理解。


  比如說以前人民幣跟美元1:8,出口1美金的東西能賺8塊錢,現在1:6,出口1美元的東西只能賺6塊錢了,事實上關稅就提高了,因為我能賺的錢變少了,事實上匯率就是一種關稅,盡管他說現在沒關稅,但匯率就是關稅。過去財長每年都要進行關稅協定,這從春秋戰國開始就是這樣,現在沒關稅了,意味著什么?但它還是不能瞎走,所以匯率意味著真正的關稅協定,匯率必須保持利益之間的平衡,匯率是真正意義上的關稅,而關稅必須保持聯動,所以匯率也必須保持聯動。請問我這是一個經驗概括還是客觀事實?它是客觀事實,它是演繹法,而不是歸納法。


  于是我從歷史數據中找出匯率失衡的極限忍受范圍,這個是演繹法還是歸納法?這個是歸納法。我動用了可以利用的所有資產類資源,公司里面任何一個CPU我都沒有放過它,頂著無數的壓力,我把所有員工的計算機全都裝上了我自己寫的軟件,沒日沒夜地跑,以至于他們卡的什么都開不了。我把所有能夠動用的CPU全都買回來了,那時候看到CPU眼睛就放光,因為那個計算量實在太大了,最后動用了一些妥協的算法,我們得到了這么一個策略。


  現在得到漂亮的歷史回測,已經不會像年輕的時候那樣心動了,掌握教訓了,這(圖8)個策略最后是這樣。我們可以看到它有明顯的回測,盡管策略里面沒有包含任何宏觀方面的信息,但它忠實反映出了歷史上的一些重大事件。


  這個系統沒有問題,它每年200%的收益是有把握的。但它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如果你一開始就在這里,所以我利用了一部分演繹法就得出了一個半穩定的系統,我開始意識到只要還沒有根本剔除掉任何經驗歸納法,就永遠沒有辦法獲得真實的穩定。因為經驗歸納法是不可靠的,我在一個非常可靠的基礎上摻雜了一點經驗歸納法,我的系統就會變得不穩定,是時候下定決心剔除掉任何經驗歸納法。


  統計學策略沒有人能夠做過他們,這是一家很出名的公司叫LTCM長期資本管理公司,這個公司的數學家、金融學家、計算機科學家比我們牛逼很多,他們是哈佛大學的羅伯森•默頓教授和斯科爾斯教授,這兩個教授在金融學界牛逼到什么地步呢?他們是Black-Scholes公式的提出者,Black- Scholes公式是我們計量金融學的牛頓定律,也就是說羅伯森•默頓和斯科爾斯還有叫Black的人,這三個人可以稱為“金融學的牛頓”,他們是祖師爺,他們的地位不是一個出名教授,他們的地位是創始者。


  然后LTCM還嫌不夠牛逼,他們最后又聘請了一個人叫莫林斯,他是美聯儲副主席,沒有比這個對沖基金更牛了,就像把牛頓請來跟你設計飛機,然后航空局局長給你當董事局局長。按照LTCM的模型,像東亞金融危機這樣的事情,每100億年都不會爆發一次。它不是百年不遇,它是一百億年不遇,后來的事情我們知道了,東南亞金融危機還是爆發了,俄羅斯國債違約,國債都違約了。


  2014 年4月16號,不知道有沒有人做黃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日子,黃金價格的波動達到6個標準差,標準差是個統計學概念,不是太直觀,什么意思呢?按照統計學意味著在5億天的波動中,只有1天才會出現這樣的極端情況,它在統計學的概率是0.000000001973%,大概139萬年才會出現一次。考慮到每周只有5個交易日的話,它大概需要202萬年才會出現一次,但是它還是出現了。我們總能有幸遇見百年不遇的洪水,盡管各位年紀不大,百年不遇可以等到好多次,因為基于正態分布或者任何概率分布會涉及到一個策略,全部是經驗歸納法的范疇,運用歸納法的正當性永遠不可能在理性上被證明,這句話很深刻很深刻很深刻。


  波普爾的斷言只不過是大衛•休謨斷言的一個補充而已,最根本的道理就在這里,運用歸納法的正當性在理性上永遠是站不住腳的。為什么說那本書害人呢?因為后來索普自己也遭遇了黑天鵝,所以害了無數人,學數學的、學計算機的加入套利大軍、金融投機大軍,最后都完蛋了。我曾經非常絕望,那時候陷入了幾乎不可知論的范疇,從懷疑到不可知論當中還是有一條鴻溝的,懷疑論者對現在的這些理論都持非常大的懷疑態度,其實大衛•休謨有一點偏激,他認為這個世界根本沒有辦法被認識,如果這個世界根本沒有辦法被認識,我們瞎折騰什么。


  那是不是經驗歸納法的天然局限性意味著我們一無是處,無事可做呢?不是,上蒼沒有拋棄我,還是給了我一線生機。我后來接觸到了一些利用合約定義為出發點的套利策略,比如期現套利策略,大家應該都很熟悉,比如現在期貨升水3%,意味著期貨的價格比現貨高3%,我們持有現貨并且做空期貨的話,等到交割的那一天我們就可以賺取3%的無風險利潤。這個策略是歸納法還是演繹法?它是嚴格的演繹法,它有沒有任何一絲的經驗,只要期貨合約能夠交割,就沒有利用任何一絲的經驗。


  我從這個非常流行的策略當中汲取了靈感,可以通過合約自己原來本身的定義去構建策略,它不需要任何一絲的經驗,那一發不可收拾,我開始研究幾乎所有的金融衍生品合約,發現其中的套利機會非常多,因為商業機密的關系我不多多介紹。我們現在通過衍生品合約定義出發的套利策略年化收益可以在20%左右,它沒有風險可言,因為它只要這個合約被執行就能獲利,它沒有用任何一絲的經驗法在里面。


  那是不是意味著如果我們不用任何一絲的經驗歸納法,就能獲取這樣非常低的無風險收益呢?不是的,我結合最近外匯市場上最大的事件——瑞郎事件,來給大家介紹一下如何不利用歸納法,利用嚴格的演繹法進行獲得暴利的投機。


  我先簡單介紹一下蒙代爾不可能三角理論,什么意思呢?一個經濟體,貨幣政策的自主性、資本的自由流動跟匯率的穩定,三者不能兼得,它必須要犧牲一樣才能獲取另外兩樣。什么叫貨幣政策的自主性,意味著這個經濟體內它的央行是可以隨便決定我要放貨幣了,我要收回這個流動性了,這對一個國家的主權來說是很重要的。資本的自由流動是什么,外國人可以隨便進來投資或者撤資,匯率的穩定就是這個匯率不怎么會動的。


  三者為什么不可兼得?如果我們資本要自由流動,匯率要穩定,比如香港資本是可以自由流動的,也可以進行撤出的,港幣兌美元匯率基本上是固定的,也是非常穩定,因為如果有一筆很大的資金流入香港,而美元跟港幣的貨幣又是穩定的話,意味著什么?意味著有一筆資金進入香港的話,港幣的供應總量就上升了,如果外資要從香港撤出去,我們港幣的總供應量就減少了。也就是說如果你既是要求資本流動,又要匯率穩定的話,那你就要喪失個國家的貨幣自主權,事實上就是聯系匯率策略。


  如果我們國家放水跟不放水,央行要有自主權,我們又要資本自由流動的話會怎么樣?比如英國央行對英鎊的總供應量是有自主權的,而英國又允許資本自由流動,如果英鎊放水了,資本流出,怎么辦?英鎊只能跌價,因為英鎊變多了,資本又流出了,英鎊就只能跌價了,這個是主流國家選用的方式,叫“匯率浮動機制”。你們可以看到我們又要貨幣的自主性,允許資本自由流動的話,匯率必然是浮動的,如果我們又要匯率穩定,央行放水不放水又要自己能夠決定,那就只能犧牲最后一點,你要放棄資本只有流動,這就是中國現在的資本管制模式。


  如果要換美元的話,一年一個人5萬美金,這是典型的資本管制,因為我們要穩定匯率,中國是出口大國,掌握貨幣政策的絕對自主,意味著我們要損失資本的自由流進流出。我們現在知道了貨幣政策的自主性,資本的自由流入流出跟匯率的穩定,三者是只能最多獲兩者,必須犧牲一者的,請問“蒙代爾不可能三角”是一個經驗歸納還是一個事實?還是一個演繹?是演繹事實。


  2014 年3月20號,瑞士銀行公布了利率決議,然后還宣布將維持歐元兌瑞朗下限1.2不變,什么意思?一個瑞士法郎永遠兌1.2個歐元,瑞士央行擔保,一旦跌到 1.2以下,瑞士央行將進入市場公開操作,把它買到1.2以上,這對于全世界的投機套利者來說太爽了,因為到1.2以下央行把它買上去,一旦跌到1.2以下,投機者應該買入,因為央行會幫我們把價格推上去。這件事情運行到6月19號的時候,央行再次出來強調我們要維持歐元對瑞朗1.2匯率不變,并且表示準備好無限量購入外匯。


  一國央行表示無限量買,這個是很罕見的,中央銀行畢竟是一個政府機構,這種做法是比較少的,全世界的投機套利者開心壞了,9月18號大家已經套了大半年了,宣布維持1.2匯率下限,并稱匯率下限仍是適宜的政策工具。12月11號周四選擇維持歐元對瑞朗利率下限在1.2不變,并且重申了央行通過匯市干預保證匯率限制的承諾,央行還稱如果有必要將采取進一步措施,它都準備好無限量購買外匯了。


  我當初不知道,后來發現央行的創造力也是很強的,宣布實施負利率,什么是負利率?就是你今天存100塊錢去銀行,明天按利息就變成99了,全世界第一家負利率的,我想瑞士銀行為了保證這1.2負利率都肯做,然后它又重申準備好無限量購買外匯,全世界的投機者開心壞了,哪有這樣的莊家。一直到2015年1月5 號,瑞士央行還準備無限量的資金,大家知道死守1.2等同于聯系匯率,它是固定匯率。


  代價是什么呢?發達資本國家流入流出不可能全面管制,它不是我們國家,它是資本主義國家,資本流動必須保證,而且獨立主權國家的貨幣政策不能拱手讓人,這等于聯系匯率不可能實施,但1.2又意味著是一種聯系匯率。這個是瑞士央行放棄承諾死守1.2時候的價格走勢。那天我以為是交易行情軟件壞掉了,這要說到盈透了,盈透在整件事情當中虧了1.2億美元,股價反而上漲了,為什么呢?因為其他的競爭對手都完蛋了,這就是選擇一家有實力的交易商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這次事件之后,所有的投機者全都爆倉了,但是這件事情是意料不到的還是可以推論的。瑞士銀行行長說,央行必須出其不意。你們能想象嗎,這是一國央行行長說出來的話。我們剛剛也討論過,不可能三角是演繹性質還是歸納性質?它是嚴格演繹的,它是嚴格演繹而非歸納,所有的證偽都是演繹不是歸納。


  而我們知道一個資本國家不可能資本管制,它的貨幣自主權又不能拱手讓人,它又實施了事實意義上的聯系匯率,所以這件事情必定崩塌,三角崩塌哪一邊呢?肯定是崩塌匯率這一邊,1.2肯定守不住,所以這件事情是可預測還是不可預測?我這個預測是給予我的經驗還是基于事實本身?


  投資者:但還是有這么多人去爆倉。


  許哲:因為學過哲學的人畢竟不多,擺脫經驗主義,回歸事物本質,這就是我獲得的升華。2015年3月19號,瑞士央行重申:瑞士法郎估值過高,并承諾有必要對匯市進行干預,這次沒人信他了。演繹法不僅可以擺脫經驗歸納法的局限,它還是分析問題的無上利器與確定性的保障,大家能理解這句話嗎?它跟所有的經驗歸納法都好像說得通那些東西是完全不一樣的,它是可以獲得100%確定的事實。留大家一個思考題,中國的匯率管制能持續嗎?


  投資者:不能持續。


  許哲:演繹法昭示的必然事件一定會發生,它可能會遲到,但絕對不會不到,因為它是一個必然性的事情。演繹法雖然能夠對未來必然性作出保障,比如我知道瑞士央行1.2肯定守不住,時間怎么確定?我不知道,大家肯定想我跟瑞士銀行一樣無賴,不知道有什么意義呢,沒關系的。利用期權的買方優勢,我們可以用極有限的成本去做,比如央行那件事情怎么辦?我們應該買入非常虛值的瑞士法郎的看漲期權,每個月都投一點點,因為它是虛值的,并且沒有人相信瑞士央行會打破自己的承諾,我每次實驗的成本將會非常低,只有幾美分,我們每個人都買入直到這件事情發生,大家明白嗎?期權買方的優勢就在于你的成本將會非常低——“故善戰者,立于不敗之地”,就是這個道理。


  一次收益有上百倍的回報,意味著我們有上百次的機會,這個是在期貨市場不可想象的,期貨市場你容易錯個三五次,可能止損萎縮一點可以容忍你錯80次。如果在一個由演繹法昭示的必然事件中,我們利用期權的賣方優勢可以是上百次,所以時間點不知道我并不擔心,因為我知道它必然發生,所以我每次都試就對了,我一定不會錯過的。有這樣思想上的升華之后,我徹底拋棄了經驗主義,拋棄了經驗主義意味著你毀滅到了演繹的必然性這里,那我們就拋棄了膽戰心驚,因為它是必然的事情,我不再擔心了,而且因為我是期權多頭,我也不擔心爆倉,每天都能睡得著覺。


  與必然為伍,站在確定性這一邊,我們只需要對一次,期權只需要對一次就可以了。不要幻想百年不遇的洪水不會到來,我們已經見證了很多次:1997年東南亞金融危機,俄羅斯國債宣布違約,2001年“9•11”恐怖襲擊,2007年次貸危機,2011年歐債危機,2015年瑞朗風暴,每次“黑天鵝”大到不可能的事情每三到五年就會有一次,大家不要幻想我的系統在正常的時候很穩定,除非遇到“黑天鵝”,否則不會出問題的。


  “黑天鵝”每三到五年必然來一次,百年不遇,千年不遇,百萬年不遇,大概每十年都會有一次,不要想我的系統平時表現沒問題,有穩定不穩定嗎,對不對?不可能。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沒有事情是可以確定的。這句話很深刻,這句話像在說俏皮話,沒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確定的。“黑天鵝”才是必然,是家常便飯,不要讓百年不遇的大洪水沖跨你的系統。


  我們通過演繹法能夠知道下一次“黑天鵝”是什么樣子的話,讓這次百年不遇的洪水給你發電,你們想象一下在一次大洪水爆發之前你建了個水電站,洪水“嘩”來了之后,你會獲得一次能量上的升華。當意外成為意料中時,我就不再試圖戰勝市場,不再擔心突如其來,柏拉圖這句話我很喜歡——“不知道自己的無知是雙倍的無知”。一個人只有知道人類的智慧是多有限,對這個世界是多無知,才能擺脫真正的厄運。


  最后我用我最喜歡的經濟學家的話來結尾,這句話的意思是:經濟學要討論的一個最有趣的任務,經濟學根本的目的不是闡述人類經濟活動的規律,而是要告訴人們,他們覺得自己可以設計的經濟體系方面,他們有多無知。


  這個非常深刻,因為這個話主要是反對蘇聯計劃經濟的時候說的,《致命的自負》這本書推薦大家去讀一下。它昭示了人類在經驗歸納法方面的天然缺陷,并且在現代經濟學主要針對凱恩斯主義經濟學,所有的那些假設推論運用了多少不可靠的東西,而我們整個社會的體系都建立在一個非常不可靠的純歸納領域的性質上,這個可能是當今人類社會最深刻的一個矛盾和最危險的事情。


  他的思想如今我可以慢慢體會到了,人類一定要知道自己哪些東西是事實,哪些東西只是你的經驗而已,如此這樣你才能擺脫不確定性,在市場上賺睡得著覺的錢。




tag:青島期貨公司,青島股指期貨,青島期貨開戶,中國國際期貨有限公司青島營業部



聯系我們

中國國際期貨有限公司山東分公司
聯系電話:0532-85778570 聯系傳真:0532-85778590
業務總監:張經理/15866832008
公司地址:青島市市南區山東路22號金孚大廈B座9層

在線交談:

開戶咨詢

行情指導

資管業務

公司新聞   |  開戶流程   |  本月看點   |  品種指南   |  實戰技巧   |  風險防范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地址:青島市市南區山東路22號 金孚大廈B座9層

電話:0532-85778570 傳真:0532-85778590 手機:15866832008 張曉斐(營銷總監)

© 2011 青島期貨網(中國國際期貨青島營業部) 版權所有 魯ICP備08101427號

陕西11选5 老年成熟性色情 极速时时彩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 益丰配资 秒速时时彩 超级大乐透 福彩3d 新时时彩 末成年AV女 期货配资流程步骤 澳洲幸运8 快乐飞艇 甘肃快3 怎么查股票融资比例 体球网篮球即时比分网时 江苏时时彩